〔墨尘〕一方醉

苟延残喘,怀里抱着希望,葬送黑暗

无言

我们静静相拥,我们互相依靠
无需言语
今天又是一个元气满满的一天
晚安

错 肆

#只是想欺骗,后来又是什么#

第四天

我已经决定做甜点,为啥呢,不知道呢,一开始想要,到后来,为了什么……
放下手里的半成品的甜品
已经记不清了,那个人的名字,叫啥来着……我想想啊……好想是,牛奶……不不不……芦荟……啊啊啊,我在想啥……啊……名字名字……

遗忘一个人,先欺骗自己,用疲惫压垮自己,逼迫自己,然后健忘从前,然后从名字,他的习惯,满满的拔出,最后欺骗自己的身心,你已经不记得他了……

格……瑞……嘴巴不由自主

那是谁……,啊嘞,我刚刚说了啥……
最近可能累坏了,又突然精神恍惚了,感冒了?真是的,烦死了
“雷德!”
“到,嘉德罗斯大人,有事吗?”嬉皮笑脸的红发少年从巧克力堆里探出头
“下午,医生来的时候,跟他说一下感冒药开一点”擦了擦手,打算离开甜品室
“是!嘉德罗斯大人,不过大人,稍等一下”雷德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我的身边,伸出手摸了摸我的额头,
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“大人,你好想有点小烧啊……是不是最近太累了,注意休息啊,我现在就去叫医生,大人先去房间吧……”
“嗯”
最近太累了吗……好想有点呢……突然眼前一黑
“嘉德罗斯大人!”
雷德……安静点,好累啊……
救护车声,人声鼎沸……
好吵啊……
nei,好吵啊……

好想就这样死去……
好想好想好想好想
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好想
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好想
就这样死去呢,格瑞……

祖玛……雷德……
阿里嘎多

即将死去的我的告别
新的我诞生,缺少的只是一颗心脏的距离

好多年后……
我拥有了一家咖啡店
祖玛和雷德经常光顾,虽然我不记得她们是谁,但是,很熟悉的感觉,她们都要成为我这家店的主要收利来源了……
最让我无法遗忘的是……
我开店第一天,那个银发少年……
黑色的风衣,看到我时罢了一下,然后说好巧啊……
我一下子呆住了,傻傻的会了一句好巧啊……

真的好尴尬啊……
人工心脏的地方在抽痛,感觉下一秒就要病发

真的好尴尬啊……

格……瑞……
……啊嘞,我刚才干了啥……

——完——

太宰治在《晚年》写过一句话,大意是“我本想这个冬日就去死的,可最近拿到一套鼠灰色细条纹的麻质和服,是适合夏天穿的和服,所以我还是先活到夏天吧。”

错 叁

#我没有文笔,只有一颗心#

爱一个人,没有特别的理由,无法停止的关心,开心的事,想到你,痛苦的时候,找你开心谈着一天的快乐,仿佛什么都没有,我希望了解你,我想和你分享我的所有,因为这次才会让我感到拥有你……我一点也不坚强

格瑞,我和你说啊,安妮雅街的那家麦克雷的汉堡是最好吃,最符合我的口味的,炸鸡也不错,你有空可以去尝尝,超赞,今天雷德给我买错套餐了,不过这个套餐也不错,强烈推荐!芝士牛柳汉堡!不过好像最近要出新品呀,好想是牛奶汉堡什么的,你那么喜欢牛奶,你一定会喜欢的,下次我去尝尝,告诉你好不好吃,今天路过的超市好像减价,牛奶一箱居然只要40,新出的芦荟口味,味道一般般吧……

我记得关于你的所有,你喜欢牛奶,我去喝了,当初甜甜的味道,现在居然有点苦涩,哭着喝牛奶的我,开始把你的一切丢掉,却发现怎么都甩不掉,真的可悲呀,没想到我也成为了深夜崩溃的人……

祖玛视角

嘉德罗斯大人看起来很憔悴,无法明白嘉德罗斯大人的内心,对我来说嘉德罗斯大人是一个很强的人,从而忽略了,大人还是个孩子,这是我从没见过的大人,无助,但不弱小,大人,内心在建造,里面困着一个疯子,想去嘉德罗斯大人的疯子,无视所有,如果说嘉德罗斯内心困着是一个凶兽,现在的嘉德罗斯大人像是冷静的疯子,他开始喝牛奶,可以面无表情的流泪喝牛奶,强迫自己接受每天的牛奶 ,逼着自己享受牛奶……在我看来像是一个冷静的疯子,在变相的毁灭自己,我阻止不了嘉德罗斯大人,因为大人空洞的眼睛已经不是我能阻止了……

错 贰

#抱歉#

分开了,假装无所谓,心脏开始麻木,习惯了每天的疼痛,只剩下麻木于空洞,你以为对方不爱你,你缺乏安全感,我何尝不是,想的渐渐变多,我发脾气是我在乎你,我们同样的高傲,不同样的寂寞,我怎么忘了,你边上还有个救赎者……哈哈哈哈

第二天
我已经可以出院了,受伤的只是一只手,清理了玻璃碎的手,被包扎成了一个加大码拳头,然后就出了院,耳边都是医生的絮絮叨叨,而我眼底空无一物,今天……格瑞离开第二天……莫名的冷静,仿佛那个人只是擦肩而过的路人,痛的心,诉说着冷静下藏着崩溃的野兽……
【祖玛雷德视角】
嘉德罗斯大人醒来后就十分平静,如果忽略大人空洞如同野外受伤的野兽的目光,我甚至认为大人只是出去干了一架,我们送大人到了郊区的一栋房子,那是嘉德罗斯大人的私下休息房产,一切都很齐全,房子又有钟点工来打扫,看起来很不错,大人的情绪很不稳定,因为,他说,祖玛,我累了,你们先走吧,嘉德罗斯大人从没这样暗淡无光,金色的头发也耷拉着,嘉德罗斯大人,请振作起来啊……

这是我的房产,谁能想到我是圣王星的少爷,我不喜欢被束缚,所以从未透露自己的身份,我现在甚至想看书,可我看着看着,眼泪止不住的掉落,无声的泪,连本人都毫无知觉,这本书讲的是一个欢快的爱情故事,虚假浮夸的剧情,呆萌的女主,搞笑是字眼,明明充满了欢快的气息,我的眼睛还是止不住的流泪,滴在了纸质的书面上……
真正的麻木还尚未来临
我拿什么拯救崩溃的心

天堂你不配 地狱也客满 所以那该死的神把你撇在人间.
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嘉德罗斯日记【离开第二天记】

错【壹】

#日常#

错,就是在对的时间遇到错的人,或者在错的时间遇到对的人,两个无法理解的人无法理解对面的爱意,明明爱的深沉,却伤得一文不值,最后只能向命运妥协,变成一对平行线,永不交集,因为爱的太深,怕看到对方,就哭出来多没面子,不是吗……这就是我们的“傲慢”

凌乱的房间,破碎的玻璃,满地的玻璃渣和陶瓷片,地上是一片狼藉,以前称作书的碎纸洒满了地板,布偶乖巧的躺在地上,如果忽略它身上的血,翻到在地的桌子,卧室里,一名金发少年,荒废的蜷缩在墙角,边上有一个手机,破碎的屏幕顽强的亮着,显示着QQ页面

为什么,为什么,格瑞,求求你,我错了,真的真的真的,我错了,求你回来好吗,求求你,我以后不会再找你打架,求你了格瑞,求你,求求你……
【请添加好友】

细微抽噎声,传来,心脏在抽痛,格瑞,为什么……
无法控制自己,看着自己破坏自己的家,受伤的手,血流不止,比不上心里的痛,宛如刀一点一点,把我的心剜出来,眼泪止不住,爱一个不需要理由,失去一个人仿佛失去了空气……

格瑞离开第一天

我是在病床上醒来的,朦胧的眼睛看见祖玛着急的围着我,问我有没有什么地方很难受,雷德看我醒了,已经冲出去叫来了医生,我眼底一阵麻木,医生说我,失血有点多,血糖低,缺水,挂了盐水和葡萄糖就没事了,还说年轻人有啥事非要这么难为自己,他不懂,没了心脏,我什么都不是

【祖玛视角】嘉德罗斯大人,今天这个限量的手办的售卖会,居然迟到了,可能路上耽搁了,我先帮他排着,手办到手了,天都黑了,嘉德罗斯大人这么还没来,当时我很慌,和雷德到了嘉德罗斯大人的家,发现按门铃好久,都没人开门,还好嘉德罗斯大人有把钥匙藏在门口毛毯的暗夹,可是,没想到嘉德罗斯大人的家,如同打劫过一般,嘉德罗斯大人昏迷在卧室角落,我当时就吓懵,手办都掉落在地发出,咚的一声,我当时连忙扶起嘉德罗斯大人,雷德当机立断打了120,还好大人,只是普通的昏迷,除了手流血了,还好大人没事……
【雷德的视角】我和祖玛等嘉德罗斯大人来买手办,天黑了手办也到手了,嘉德罗斯大人不会忘了吧,不可能,我立马开车带着祖玛到了嘉德罗斯的公寓,开门后我立刻报了警,听见祖玛的惊呼后,看到了昏迷的嘉德罗斯大人,我立刻报了120,嘉德罗斯大人,你不要出事啊……



【我手麻了,下次更,别问我咋,我躺着码字,然后压缺血了】

摆渡

#黒#

不要把我的灵魂和罪人一同除掉;不要把我的性命和流人血的一同除掉

孤独,寂寞淹没了,沉寂的我,谎言蔓延,何为圣人……
哭泣的灵魂
悲鸣的肉体
只是缺少了
恐惧的诱导
我指引你

生死掌控在我的手里
我不是圣人
何为圣人
只是空虚荒芜的遐想
我负责指引迷途的人
三川途
彼岸花
黄泉路
摆渡人
你的灵魂飘荡

地狱道
饿鬼道
畜生道
修罗道
人间道
天界道
我指其路

你的生死不过是虚无
哈哈哈哈

可能有续集……
突然想到的开头

谎言重重摆渡人帕×傻乎乎相信他的过渡人佩

好了脑子炸了

毕生所护【2】

#唠嗑#

—安迷修主场—

骑士守护着公主,公主嫁给了王子,对所有人来说这是个皆大欢喜的故事,但是
“骑士呢,骑士最后去哪里了,师傅”安迷修,睁大着眼睛充满好奇的问
“骑士……”老者脸上露出淡淡的忧伤“骑士在公主嫁给王子后,接着守护着公主”
“师傅,我不想要当骑士”男孩低下了头“骑士其实爱着公主的吧,明明是他守护了公主,为什么他们不能在一起,师傅,我不明白……”
“因为守护哦”老者,脸上露出淡淡的痛苦寂寞,但又开心,如此的矛盾,揉了揉安迷修的头“骑士能守护自己最重要的人,安迷修,你也会找到,你最重要的人,你要守护着他,无论她的决定如何,他都是你想要守护一辈子的人……”
“师傅”
“安迷修,你一定会成为优秀的骑士,在此之前我会一直在你身边教育你的,我的接班人,双刀骑士安迷修”

我发誓善待弱者,
我发誓勇敢地对抗强暴,
我发誓抗击一切错误,
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,
我发誓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,
我发誓不伤害任何妇人,
我发誓帮助我的兄弟,
我发誓真诚地对待我的朋友,
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!

“大骑士先生,前王妃叫您……”执事恭敬的传达主人的话
“是公主殿下吗,好的,我马上就来……”老者脸上露出一丝沧桑……
大公主殿下……果然到了吗……“安迷修,你随我一起去吧……”

“殿下叫在下来所谓何事……”老者和少年行了个完美的骑士礼
“莱谱.华特罗……多年了,你还是未变”一个充满华贵气息的夫人,坐在大厅中间
“殿下言重了,在下已经老了……”
“你可知我叫你所谓何事”
“在下不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贵妇就打断了
“你当年可是我父王得力助手”稍微停顿了一下“莱谱,我们多年的情谊了,能不能告诉我,我父亲留了什么给我,让我看看,好想念一下他……”贵妇擦了擦眼角虚无的泪……
“回殿下,没有”老者神色暗淡
“没有!”贵妇突然叫了起来,神情狰狞……“没有!莱谱!你确定!真的!”华贵的气息瞬间消失,只有狰狞“不可能,那老东西不可能”拿住扇子挡了挡脸“莱谱,求你了,这个东西对我很重要……”
“殿下,你变了”老者脸上露出了失望的表情
“莱谱,钥匙在哪里!”贵妇脸上渐渐露出不耐烦
“在下莱谱.华特罗,先皇座下的先锋大骑士”老者顿了顿,露出悲伤的脸“绝不背叛先皇之命”
“好好好,拿下他”贵妇现在毫无华贵之气,脸上贪婪的狰狞,毁掉了那张漂亮的脸
“以骑士之名,护我继承人……”
“抓住他”“别让他跑了”“钥匙,只要有钥匙”
“长生……”

“师……傅……”
“安迷修……跑啊……快点……”

“师傅,师傅……师傅”
我跑啊跑……
师傅……

师傅……我会成为骑士,在此之前你还在吗

师傅……

待续

#妖言惑众#

什么是缘分?缘分就是相遇早已成为固定的结局。

当我躺在床上,点滴嘀嗒嘀嗒的流进我的身体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……感受不到痛苦,苍白无力的双手,青蓝的脉络,耳边,枯草般的头发,无不显示我的渺小,很多时候想,为什么是自己,盲目的思考,明明不想哭,眼泪却止不住,为什么是我……不想一个人

没有不甘,没有痛苦的眼睛,只有空洞与寂寞,这是什么样的眼睛,心开始绞痛,充满了不甘,为什么是他,为什么是只这个人,格瑞从医多年,第一次为了自己的无能,无奈,感到可悲,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渺小感,是站在世界脚下的无力感,哭泣而又不能的感受,为这个躺在床上的少年感到不甘,却只能化作叹息……

我是嘉德罗斯
我是格瑞

这是我们初次见面

充满迷茫的命不久矣的少年嘉德罗斯

无能为力的著名医生的天才医生格瑞

的命以注定的缘

可注定的结局,是谁无法改变……

一种……你的名字的感觉

你的名字
  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
你的名字
          格瑞
我们在此遇见……

算了我这是废了

孑然一身

#崩坏#

谎言,欺骗,无奈,无能,懊悔,悔恨,怨恨……
人擅长欺骗,就像呼吸一样……

“我说过了”
“可是她们说就这样了”
“我都做的好好的”
“就是她们说就只能这样了”
“不是我”
“我劝诫过了”
“真的,只是她们不听”

谎言吞噬了我,不得不用谎言包围自己,害怕受伤,所以先下手为强,人以恶报恶,循环恶劣,悲悯哭泣,还要伪装自己,痛苦吗……憎恶吗……

当谎言编制出长长的网包裹着你,你将什么都不是,不想反驳,就像看弹跳的小丑用可笑的谎言愚弄愚蠢的人,滑稽可笑,最后却笑不出,只能淡然冷漠

哭泣,愚蠢,当你摘下微笑的面具,你听见什么……

“不就是一点小事”
“哭什么哭,恶心”
“哇,哭的自己都委屈啊”
“啧啧啧,真的做做”

呵呵……我带上欺骗的面具,孑然一身,用语言编制出的陷阱,甜言蜜语,文字游戏,嘘……都不要信……因为,你可能会死哦……

“帕洛斯,为啥他们说,你的话十句,有十一句不能信?”
“哦呀,哦呀,你猜猜看啊,傻狗”
“我觉得他数错了,十句咋会有十一句是错的”
“果然是傻狗”
“什么,帕洛斯?”
“没事走了……”
“哦”

我孑然一身,准备一人面对的时候,你总是突然闯进,习惯谎言的我,和如此的你

“佩利”
“?”
“走错了,这边”
“可是雷狮老大,在那边啊”
“别那么多废话,走了”
“哦”

那么相信我的你,不安因素……除掉?
留着?
矛盾
我是欺诈的象征
但是

“傻狗,遇见你真好”
“帕洛斯,说啥呢?”
“没事”
旭辉的斜阳打在海边的两个身影……美好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—完—

神弃【6】

#突然想起自己有个坑#
#沉迷于短文#

在金的絮絮叨叨中,凹凸城渐渐显露,这是一座庞大的城市,高高耸立的外墙,金色的流光诺隐诺现,透露着庄严,明明只是普通的城墙,可是从未感受过的威压,凑近看,墙上雕刻着古老的文字,古老充满生命力的气息
奢求之心会接近死亡,悲痛之心会奔赴死亡,恐惧之心会预期死亡……
最后的结局都是死亡吗,这是可悲的语句
强者困于死亡,不屈者眷恋死亡,何为死亡,只是狂言……
这是矛盾的语句……混乱错杂的词汇,透露着一个猖狂的言论……但又互相矛盾……有趣,最后恐惧死亡……唉……太高太大了这个城市,只能看到片段,不过结局好想是个悲剧…是什么人在这座城外建立起这么大的壁文……
等等……
死者复生……
什么……
这是……
“金”
打断了嘉德罗斯的思路
“哎呀,紫糖!”
“膨”只见紫发少年上去就是给金发少年一拳
“都说了,我叫紫堂幻,不叫紫糖”
“嘛嘛嘛,有什么区别,哈哈哈哈”
“真是的……对了,你去哪里了”
“我去外城巡逻,结果晒昏了被他们救了,对了对了٩( •̀㉨•́ )و 看,我带来的客人!”
的确在沙漠捡到,这个傻子的时候,我还以为他要自杀,穿的单薄的外衣,昏迷昏迷在仙人掌下,要不是格瑞拉着我,我可能真的看不到他……
啊……果然,这辈子金还是那么蠢
“他们叫……”金发少年突然一个回头……
“你们叫啥,我忘了哈哈哈”
……额……
“嘉德罗斯”
“格瑞”
“对对对,嘉德罗斯格瑞,我的朋友,嘿嘿嘿!”
“金……”紫发少年看着金的眼睛转身面对我们“算了,谢谢你们救了金,请问你们是来凹凸城旅游的吗,不建议的话,我和金可以做你们的向导,但是,要先一起见凯小姐,不知……”
“可以……”

预知下集如何,请看下集

皮一下非常开心